贾可:不要在旧世界沉醉得太久 - 汽车商业评论
时间:2017-09-25  来源:未知  作者:临安新闻在线  点击量: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汽车商业评论。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态度。投资者据此操作,危险请自担。

  如果你还在嘲笑那些造车新势力的话,那么你是否会嘲笑软银老板孙正义正猖狂投资共享出行呢?

  上一期杂志我们登载了斯坦福大学两位教学长达6万字的封面文章《杀死传统汽车》,许多人也许还没有看到或翻完,但我那篇导读《汽车行业的未来一定如斯,问题是……》却引起了不少人的反响,有疑惑,但更多的是响应。如果大家当真读完那篇文章的话,那么我相信,猜忌论者还会大大减少,因为革命的狂风雨比想象来得更激烈。

  传统汽车行业的从业者们越来越多地感想到了这种威胁。9月初的泰达论坛上,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泄漏,中国也正在研究制订结束生产销售传统能源汽车的时间表。此话一出,又引出一片惊恐和怀疑。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董扬出来抚慰说,未来要禁售的只是纯内燃机汽车,不包含混杂动力汽车。他在之前的文章《内燃机还没有过期》中预计到2040年、2050年这段时间内,电念头和内燃机共同驱动汽车的大趋势不会变。理由之一是,从性能价钱比剖析,电动汽车仍处在追赶燃油汽车的阶段;理由之二是,未来可能70亿人应用汽车,能源不够用。他说:“在这种情形下,汽柴油能用却不让用,好像是不公道的。所以,要客观地去对待一个产业的发展,过早地宣布某些产业死到临头,不太严肃。”

  我认为,这还是以相对静止的观点来看待全球交通运输业正在产生的惊天动地的系统性变革。不要再想内燃机汽车了,如《杀死传统汽车》所说的那样,只有电动汽车和无人驾驶才干完美搭配,而当电动汽车、无人驾驶和叫车服务叠加在一起的时候,意味着那时的驾驶成本将比今天廉价十倍,意味着行驶在美国道路上客运车辆数目将减少到现在的六分之一左右,也就意味着未来的世界基本不需要那么多汽车。

  9月中旬的法兰克福车展上,我追问戴姆勒董事长蔡澈(Dieter Zetsche)对当下汽车产业革命性转折如何认识,是否定为它同交通运输业从马车向汽车转变有异曲同工之妙,奔驰是否可以在这一轮变革中幸存。他的回答是让我肃然起敬的。他说,他们首先意识到挑衅的存在,变革的重要性,然后以开放的心态和新进入者配合,施展传统优势,缔造新的优势,从而防止被未来淘汰(参阅《汽车商业评论》下期报道)。

  各位请注意,这是汽车发明者的态度,这是率领奔驰重回巅峰的那位首脑的立场。奔驰的目标是,到2022年将为所有车型都提供电动款,到2020年smart品牌则全体实现纯电动化。固然这样的目标还不是那么激进,但看得出其 CASE 战略??“连结”(Connected)、“主动化”(Autonomous)、“共享与服务”(Shared & Services)与“电气化”(Electric Drive),也就是我所说的“汽车四化”正稳步推进中,对未来的变革不存在任何幸运心态。

  去年10月,德国参议院通过了一项关于 2030 年禁止销售燃油汽车的建议书。就此,我问戴姆勒董事、大中华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唐仕凯(Hubertus Troska),德国所谓制止销售的燃油汽车是否只是指纯内燃机车?他的答复和董扬不一样,他说,不是,一切有内燃机的都不允许,只允许零排放汽车销售。

  当然,唐仕凯并不认为2030年德国一定会完全禁售内燃机汽车,他说这取决于博弈,没有汽车产业的国家容易下决心,汽车产业老牌帝国如德国就不那么轻易。但显然,无论是蔡澈仍是唐仕凯,他们心坎明镜似的,知道传统内燃机汽车的未来一定是纯电动方向。不能清楚的是,在传统内燃机底子弱的中国,为什么有一些人不舍得扔掉本不值钱的瓶瓶罐罐。理由只有一个,他们看不清趋势,或者不以为那是趋势,或者他们认为传统的惯性大于趋势。

  没有时间再扯皮了。记住,在寰球节能环保紧箍咒覆盖下,在智慧交通变更的大趋势下,那些还在想着在传统内燃机方面有所作为的中国企业必需苏醒,假如再大加投入必定是增加淹没本钱,不如扬长避短,合纵连横,赶快度过纯电动化时代统治前那一段为了知足“咖啡值”那短暂的过渡期,就像丰田和马自达穿插持股,在软弱的电动化、智能化范畴深入协作那样,从而不在革命的年代里掉队。

  未来汽车行业的价值恐怕将主要由汽车操作系统、盘算机平台和出行服务平台形成。传统汽车公司能够选择成为低利润高产量的无人驾驶电动车装配商,或转型成出行服务供给商。但是,这两项策略无论哪一个都将面临来自其余行业新参加者的剧烈竞争。如果你还在讥笑那些造车新权势的话,那么你是否会嘲笑软银老板孙正义正大把撒钱共享出行呢?

  孙正义一直在为错过早期投资Uber后悔不已,现在认清方向的他,今年4月往滴滴砸了50亿美元成为最大股东,又将向Uber投资100亿美元,也将成为最大股东。他同时还是东南亚最大共享出行公司Grab和印度最大共享出行公司Ola最大股东。他还向巴西最大共享出行公司99投资了1亿美元。疯了吗?没有,他看到了不可阻拦的趋势,他也将赚无人可能企及的金钱??万亿美元级的公司恐怕将诞生在共享出行公司之中。

  一个旧时代在极不宁愿地悄悄闭幕,一个新时代正绝不客气地宣告出生。这或许不是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的。

    文章起源:微信大众号汽车贸易评论

上一篇:详解8月车型销量排行榜TOP 10:轿车大洗牌 合资SUV渐走强
下一篇:汽车电子:集成电路产业下一个“蓝海”